隨著融資租賃行業的不斷發展及業務創新,在融資租賃業務實務中,以動物、植物作為租賃物的情況已經比較常見,大部分從事融資租賃業務公司法務、律師,一般也認為生物性資產作為租賃物具有可行性。但遺憾的是,目前尚不存在公開的、認定植物或動物作為租賃物不影響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成立的生效裁判文書。在司法審判環節,以植物或動物作為租賃物的案件,仍然屬于新鮮事物。

2018年,我們代理了一起以樹木等植物作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由于沒有在先可遵循的審判規則,而本案中的樹木又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導致本案在訴訟階段,關于原被告之間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還是借貸關系問題,引發了極大的爭議。

本文在對相關法律規定進行梳理的基礎上,對司法實踐階段可能導致審判法官否定生物資產作為租賃物可以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主要考慮因素進行分析,為出租人以生物資產作為租賃物的法律風險控制工作,提供參考與借鑒。

一、案例分享

2016年,出租人、承租人以一批位于某高爾夫球場及別墅區的樹木作為租賃物,開展了融資租賃交易。2018年,因承租人在融資租賃合同下發生逾期支付情況,出租人提起訴訟,主張融資租賃合同加速到期。
由于本案租賃物的特殊性,本案一審法院先后組織了原告談話1次,開庭3次,一審法院法官也要求原告配合赴安排赴租賃物現場實地查看租賃物。在一審法院受理本案初期,主審法官對本案租賃物為樹木的問題,表現出了非常抗拒的態度,主要原因包括:目前沒有任何生效判決確認過樹木可以作為租賃物,一審法院不宜在本案的審判環節過渡“業務創新”;雖然出租人已確認不主張取回租賃物,但一旦出租人在訴訟中改變訴訟請求,主張解除合同、取回租賃物,案件進入執行階段后,將對本案執行工作帶來極大的難度;本案的樹木已經栽種在爾夫球場及別墅區內,樹木是否屬于別墅區業主所有,存在爭議。

在團隊律師向一審法院提交了多套生物性資產可以作為租賃物的說明材料、樹木在執行階段可以單獨執行的佐證裁判文書、多次溝通生物性資產的合法合規性學界觀點后,一審法院對于樹木作為租賃物的負面性態度逐步有所改觀。

本案在一審階段經歷了多次開庭后,一審法院最終沒有以樹木不可以作為租賃物的觀點,否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成立,但仍然以租賃物取回成本過高、缺乏可操作性、租賃物未特定化等觀點,認為出租人與承租人之間實際構成借貸法律關系。一審判決作出后,原被告均提出上訴,目前,本案已進入二審階段。

二、關于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