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我國文化產業發展迅速,一批文化企業得以快速成長,但由于文化企業尤其是中小文化企業大都“輕資產、重創意、規模小”,核心資源主要是無形資產,難以通過傳統融資方式獲得支持,普遍面臨融資窘境。近年來,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業務模式被廣為探討。

一、知識產權作為融資租賃標的物的合規性分析

(一)在法律法規層面,知識產權融資租賃的合規性尚不明確

1.立法實踐

無論是《合同法》融資租賃專章,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下稱“《融資租賃司法解釋》”)均未明確知識產權是否可以作為融資租賃的標的物。

2.相關行業監管

原銀監會2014年頒布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第4條規定:融資租賃物范圍是固定資產,但銀監會另有規定的除外。目前,銀監會尚未出臺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例外規定。商務部2013年頒布的《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第10條規定:融資租賃企業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應當以權屬清晰、真實存在且能夠產生收益權的租賃物為載體。實務界有認為知識產權不滿足該等要求。另外,商務部2005年頒布的《外商投資租賃業管理辦法》(目前已失效)第6條規定:租賃財產包括:(1)生產設備、通信設備、醫療設備、科研設備、檢驗檢測設備、工程機械設備、辦公設備等各類動產;(2)飛機、汽車、船舶等各類交通工具;(3)本條(1)、(2)項所述動產和交通工具附帶的軟件、技術等無形資產,但附帶的無形資產價值不得超過租賃財產價值的二分之一。從該等規定來看,純知識產權無法作為融資租賃標的物。

(二)從司法實踐角度,對知識產權融資租賃的定性存在不確定性

1.部分支持的實踐

在華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與重慶杜克高壓密封件有限公司、重慶科技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重慶杜克實業有限公司、杜長春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中,一審法院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案號:(2016)渝0112民初611號)認為:“商務部《外商投資租賃管理辦法(2015修正)》規定:外國公司、企業和其他經濟組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以中外合資、中外合作以及外商獨資的形式設立從事融資租賃業務的外商投資企業,開展經營活動的租賃財產包括生產設備等動產和交通工具附帶的軟件、技術等無形資產,但附帶的無形資產價值不得超過租賃財產價值的二分之一。而本案中作為融資租賃的無形資產“行走機械自摩復合式車橋輪轂油封總成”發明專利系作為租賃的機器設備的附帶專利,與租賃的機器設備存在緊密關系,且發明專利的作價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