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時租賃正在過冬,而且是數九天的寒冬。“環境也此一時彼一時了,之前資本還有耐心等待他們燒錢熬出頭,但現在燒錢是絕對不允許了”。9月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直言,并判斷分時租賃這種生意很難做。這位投資人對分時租賃的態度,代表了眼下多數資本的看法。這也反映在了今年分時租賃企業獲得融資額度和頻次上。

  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9)》顯示,2018年共享出行領域融資規模為419億元,而這一數據在2017年為1072億元,從2017年到2018年整個共享出行行業的融資額縮水了整整61%,堪稱腰斬。如果聚焦到分時租賃這一個細分領域,融資減少的情況更為嚴重。

  據經濟觀察報記者統計,在今年2月份一家名為“立刻出行”的分時租賃平臺獲得上億元的B+輪融資之后,再也沒有分時租賃的融資消息出現在公開報道中。而這家在今年被資本唯一青睞的分時租賃公司最近也處于經營困難之中。有媒體報道稱,立刻出行的客服電話已經難以打通,諸多用戶正在尋找可以退還押金的辦法。

  事實上,汽車分時租賃企業倒閉已經不是新鮮事。自2017年來,友友用車、EZZY、麻瓜出行、中冠共享汽車、TOGO途歌等企業紛紛停止營業,連戴姆勒這樣的行業大佬也在今年6月份宣布旗下的car2go正式結束在重慶的運營。

不過,分時租賃企業接連倒閉的現實,與行業對于這一行業前景的判斷之間存在著很大的不同。相關預測認為,未來幾年,中國分時租賃汽車數量將保持約45%的年復合增長率,至2025年,中國分時租賃汽車數量將達60萬輛,主要市場將有大量新車銷售于新型出行服務領域,預計用于新型出行服務的新車銷售占比將達18%。既然有如此之大的蛋糕,但為什么沒有人能夠真正吃到?

  風口來自新能源汽車

  與過去幾年出現的眾多創業風口一樣,分時租賃行業也曾備受資本的熱捧。無論是當前的頭部企業,還是過去名不見經傳的微小型企業,抑或已經倒下的企業,都在初始階段獲得過不同程度的融資。

  最先宣布停運的友友用車曾經獲得過2000萬美元的融資,而于去年倒下的途歌也獲得了5次融資,累計金額超過5000萬美元。“之所以分時租賃行業在2015年-2017年呈現出短期的爆發式增長,并被資本所關注,主要是受到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助推。”上述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通過數據對比可以發現,分時租賃行業的爆發在時間上與新能源汽車的興起幾乎一致:2015年,新能源汽車進入提速發展期,此后連續三年均出現爆發式增長。即使在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