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招銀金融租賃等金租公司收到來自上海銀監局的罰單,原因均為在2016年到2018年之間違規提供政府性融資。而類似罰單,已非首例。針對處罰緣由,《中國經營報》記者向招銀金租等受罰公司發送采訪函,招銀金租表示,“近期公司不便接受采訪”。
一方面監管政策頻頻出臺,另一方面監管罰單從去年開始就頻繁開出,為什么金融租賃公司仍然踩紅線?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金融租賃公司與地方政府開展融資合作,多與政府公益性資產、在建工程等有關。金融租賃行業在經歷牌照熱、資產規模擴張熱、金融債熱之后,應該更多思考自身行業細節規范問題。

違規不斷

根據上海銀監局發布信息顯示,2016年4月至2018年6月,招銀金融租賃公司違規向某地方政府提供融資。該公司同樣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五)項規定,被責令改正,并被處罰。

記者梳理發現,在近年來財政部嚴查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的背景下,金融租賃行業經歷了從通報到處罰整頓力度逐漸加碼的過程。此前,租賃公司違法違規舉債以被通報、地方政府撤回擔保等形式為主,而從去年開始,則直接給予行政處罰,這意味著此前涉足平臺業務違規給地方政府融資的租賃公司將面臨較為嚴峻的監管。

2018年3月,財政部在《關于規范金融企業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融資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中規定,除購買地方政府債券外,不得直接或通過地方國有企事業單位等間接渠道為地方政府及其部門提供任何形式的融資,不得違規新增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貸款。當年7月25日,山東銀監局對山東通達金融租賃有限公司下發處罰書,因其違規向平臺公司融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責令整改、并處罰款。這是金租公司首次因平臺業務被罰。

而到了今年5月,銀保監會發文《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中明確提到,金融租賃公司必須在宏觀調控政策執行方面禁止“違規開展房地產業務;違規向地方政府及融資平臺提供融資等”。在業務經營方面,存在“五條紅線”,第一條為“違規以公益性資產、在建工程、未取得所有權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為租賃物”。

隨后,審計風暴席卷業內,首家被罰的是北部灣金融租賃有限公司,因存在接受承租人無處分權的公益性資產作為售后回租業務的租賃物的違法違規行為被罰款。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2012年是租賃公司與城投合作的開端,隨著監管日趨規范,行業問題開始不斷顯現。

對此,沈陽市大東區政府一位工作人員在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