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作為一種以融物為手段、以融資為目的的復合型融資方式,相比于傳統貸款而言,越來越為市場所青睞。由于現行法律在承租人遲延支付租金并構成根本違約時賦予出租人享有放棄租賃物而要求償付全部租金或要求解除合同并取回租賃物的選擇權,如果一旦出租人做出放棄租賃物、要求償付全部租金的選擇,則將極大地影響為融資租賃債務提供連帶保證的保證人權益,故,本文試就保證人在該法律關系中在代為履行債務后如何降低自身追償權風險進行探討。

一、出租人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通常會采取抵押擔保的方式實現對租賃物的控制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出租人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承租人破產的,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可知,出租人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但由于實務中租賃物通常是機械、設備等動產,且該動產放置于承租人處,同時雙方為了有利于租賃期結束后租賃物歸屬于承租人的財務處理,出租人通常會采取委托購買或售后回租的方式要求承租人自行購買租賃物,且出賣人將發票開具給承租人。如此,出租人為對外宣示對租賃物的權益,通常會采取就租賃物與承租人辦理抵押登記的方式,以實現對租賃物的控制。

如果出租人為進一步保障租金債權的實現,可能還會要求第三人提供保證擔保,在該種情形下,出租人相當于取得了“物保”+“人保”的雙重保障措施。

二、承租人遲延支付租金的情況下,出租人選擇放棄租賃物將對保證人產生不利影響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規定:“承租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規定:“出租人依照本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同時請求收回租賃物并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前款規定的損失賠償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合同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后租賃物歸出租人所有的,損失賠償范圍還應包括融資租賃合同到期后租賃物的殘值。”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可見,在承租人違約遲延支付租金的情況下,出租人可選擇放棄租賃物而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亦可選擇要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并要求承租人賠償損失。如果出租人選擇前者,則其淪為承租人的普通債權人,沒有任何物權方面的優先權利,租賃物成為承租人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