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經濟增速處于下降通道,目前正走向5字頭的個位數,無法像過去40余年靠中高速發展來消化包袱,靠發展來緩釋風險;另一方面過去資產不斷溢價可消化風險的機會不再有,甚至可能面臨資產縮水的挑戰;再一方面,中國由資金荒逐步轉到資產荒,甚至可以說中國金融(包括融資租賃等)已渡過最美時光,未來的經營之路艱辛更多。經營環境、經營形勢的轉變,給中國融資租賃(包括金租)帶來新的挑戰,需要融資租賃業清醒判斷未來3-5年、甚至5-8年的中期發展趨勢,準確把握行業與企業的中期使命。

一、精準大力營銷,中長期均需致力于解決租賃資產荒

隨著經濟增速下滑,收縮政府過度負債,中國金融業資產荒已初現端倪。據統計,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2018年6月末貸款增速7.51%,2019年同期為7.09%,同比下降0.42個百分點;實體經濟偏弱的貴州省2018年6月末貸款增速為9.75%,2019年同期為3.54%,同比大降6.21個百分點;據了解,全國金融租賃公司2019年6月比去年同期的增速,也是下降的。顯然,融資租賃發展黃金十年(2007年-2017年)年均資產增速30%-50%的繁榮難以再現。無論對融資租賃的投資人,還是租賃行業的經營者,都須直面現狀,未來任何高速發展的想法,或許將給公司帶來滅頂之災或欲速不達之果。

前幾年無論是銀行(尤其是地方性商業銀行),還是融資租賃(尤其是大量新設的公司)都將巨大的金融資源投入政府基礎設施,因此銀租、租租業務項目合作多、競爭少;在收緊政府負債之后,一下子轉到實體經濟領域,不確定因素多,變化起伏大,金融經營者下不了單,資產荒呈現,有錢不敢投,有錢投不出去。在金融均轉到支持實體經濟,銀銀、銀租、租租競爭一下子尖銳激烈起來(目前地方性商業銀行尚在消化表外資產,即資產由表外轉到表內,對資產的渴求尚未完全釋放出來)。坦率地說,金融業務、金融服務的競爭最終是價格的競爭和風控的競爭,競爭到拼價格階段,與銀行相比融資租賃沒太多優勢。

因此,未來融資租賃業務發展的方向是專業化,就是在特定的專業領域,特定的設備領域樹立影響力,建立專業優勢;同時充分發揮融物與融資相結合的優勢,發揮采購的優勢(目前被租賃從業者視為弱勢,視為麻煩),以及多環節產生利潤的優勢;發揮主要以租賃物鎖定經營風險,降低業務門檻等優勢,融資租賃才能與銀行展開差異化競爭,實現租賃的健康可持續發展。顯然專業化、融物是租賃解決資產荒的中長期發展方向,從現在開始,務必從我做起,煉好內功,砥礪前行。而且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