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8日,《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發布,《會議紀要》統一了裁判思路,增強了民商事審判的可預期性。《會議紀要》涉及到融資租賃業務的方方面面,盡管從效力上看,《會議紀要》不屬于司法解釋,司法機關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但《會議紀要》將成為未來裁判時適用的相關依據進行說理使用。為此融資租賃公司有必要認真研究《會議紀要》相關規定,調整相關業務管理辦法及要求,避免因按照原有的做法繼續開展業務給公司帶來法律風險。

融資租賃業務開展過程,主要需要關注254號文的哪些內容,需要從哪些方面調整業務管理要求呢?限于篇幅,本文嘗試挑選其中的12個點,簡要梳理如下:

“名為租賃,實為借貸”不再想當然的可以認為《融資租賃合同》有效

【第53條】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間內多次反復從事有償民間借貸行為的,一般可以認定為是職業放貸人,該民間借貸行為應當依法認定無效。

【延伸法規】2年內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單位和個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屬于經常性發放貸款——《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重要性】很重要,違反的法律后果:

1.刑事風險:非法經營罪;

2.民事風險:《融資租賃合同》無效,擔保無效等;

3.其他風險:被納入“職業放貸人名錄”(如有的法院規定1年內5次以上,納入疑似職業放貸人名錄)……

“強制性規定”的識別標準更清晰,融資租賃業務中相關判斷標準需重新審視
【關注原因】融資租賃業務不同于其他業務,涉及到租賃物的選擇、租賃物的買賣等問題,因此融資租賃公司開展業務常需要判斷“強制性規定”到底屬于管理性強制性規定還是效力性強制性規定,以期探究《融資租賃合同》的效力等,如:

1.海關監管設備能否作為租賃物?

2.違反招投標法簽署的《租賃物買賣合同》效力?等等

【第30條】明確下述規定屬于“效力性強制性規定”,違反該規定的合同無效:

1.強制性規定涉及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公序良俗的;

2.交易標的禁止買賣的,如禁止人體器官、毒品、槍支等買賣;

3.違反特許經營規定的,如場外配資合同;

4.交易方式嚴重違法的,如違反招投標等競爭性締約方式訂立的合同;

5.交易場所違法的,如在批準的交易場所之外進行期貨交易。

【重要性】很重要,租賃物是否適格、《租賃物買賣合同》是否有效等原有的相關判斷建議重新梳理,以期適應254號文的規定。

【延伸規定】第31條明確規定違反涉及公共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