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發銀行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分行行長任怡出席峰會并發表題為“新形勢下的銀租合作模式”的主旨演講。任怡表示,租賃公司與銀行在經營層面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在經濟下行期某些特質也具加明顯,包括租賃公司的周期敏感度大過銀行,資本束縛壓力特別明顯,流動性管理壓力更大,政策風險敏感度尚需加強等。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大家上午好,很感謝主辦方給我這個機會可以跟大家面對面交流,主辦方交給我一項任務,讓我除了把新形勢下銀行與租賃公司的合作模式給大家做以介紹外,還要把銀行如何看待涉租業務風險與各位交流一下。

會上很多嘉賓在討論租賃公司到底該不該算做金融機構,按照金融機構去監管。我們可以先看看租賃公司與銀行的異同。銀行與租賃公司的經營,都是將錢變為資產,承擔一定時間的資產風險,再收回錢,從本質上講,我們經營的都是風險,干的都是金融的事。只不過兩者間不同的地方在于,銀行在經營過程中把錢變成債權資產,自身成為債權人,租賃公司則是把錢變成租賃資產,擁有物權,租賃出去,同時擁有債權。銀行在辦理信貸業務的時候,當然也可以為債權設定物權下的擔保措施,比如抵押、質押,但這是優先受償權,具備債權性,只是相對其他債權人的優先,而不具有物權性,也就是說一件擔保物即便再值錢,用以抵補銀行信貸業務的風險時,也只能抵補被擔保業務借款金額的本息,剩余價值不能抵補到其他業務上。銀行跟租賃公司比起來,少了一項權利——物權,正因為此,防范風險的時候,銀行比租賃公司更趨嚴格。因為我們在一筆融資過程中擁有的權利不同,所以我們在經營過程中關注的風險點以及長期關注這類風險點后,形成的風險評價體系就有了差異。銀行與租賃公司,雖然同樣做的是金融的生意,因為經營特點的差異性,監管存在差異也是必然。

在座的各位對融資租賃公司關注的業務點都比較清楚了,我不多作贅述,我講講銀行的。第一就是信貸政策指引。每家銀行總行都會在年初的時候形成對分支行的信貸政策指引,傳導信貸政策導向。其中會明確哪些行業,具備哪些特征的企業是總行積極支持類,哪些是適度支持類,哪些是維持、壓縮直至退出。融資租賃公司每年可以與授信銀行做一個簡單的溝通,看看政策有哪些變化。

對于特定行業,銀行一般都有行業限額,明確行業集中度的上限。大多數行業,每年的新增量和余額都有上限,超過上限會觸及預警。銀行的資產規模通常比較大,這么大的資產規模,放在一個經濟周期中,特別遇到經濟下行,如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