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商務部發布《商務部辦公廳關于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和典當行管理職責調整有關事宜的通知》,指出商務部已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劃至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銀保監會”)。監管職責的統一有利于融資租賃行業的規范管理,但是由于融資租賃公司目前仍不是持牌金融機構,與金融租賃公司在政策支持、法律授權和同業業務上的差異仍然存在。

     不過我們看到2019年以來,各省市金融局逐步開始排查融資租賃企業經營狀況、出臺監管條例等;同時,隨著江西省金融局首張融資租賃公司經營許可證的頒發,或意味著融資租賃公司作為類持牌金融機構的監管方式即將到來、融資租賃行業面臨著重整。我們認為銀保監會未來或加大對租賃公司的監管力度,監管成本上升將加劇租賃行業分化。

     在這種背景下,2019年租賃行業的關鍵詞就是“增速繼續放緩,行業分化加劇”。

     2019年以來,租賃公司注冊資本金增速繼續放緩,說明由于國內經濟總體下行,中小企業經營困難,資本市場信用風險頻發,租賃公司面臨租賃資產信用風險上升的壓力,進而業務開展趨于謹慎,租賃公司近期獲得股東新一輪增資的難度增大。
     近年來租賃公司整體合同規模持續擴張,但增速也明顯放緩。截至2019年9月末,租賃行業合同余額為6.6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0.45%,較2018年同期增速減少7.28個百分點;其中金融租賃公司合同余額為2.52萬億元,較年初增長0.60%,較2018年同期增速減少8.97個百分點。

   負債端方面,包商銀行事件觸發了大型銀行對中小銀行及非銀金融機構重新授信及加嚴授信,進程中受到影響的機構包括了大部分中小租賃公司,該類租賃公司的授信受到壓縮,融資成本有一定的提升。我們以租賃公司的公開發債情況為例,可以看到主體信用評級為AA及以下(含無級別)的租賃公司的債券發行量在2019年5月降幅明顯,平均發行利率明顯升高,債券發行量自8月以后才逐漸回暖提升。相反,主體信用評級為AA+及以上的租賃公司的債券發行量和平均發行利率在2019年5-7月保持平穩,表明大型租賃公司的資本市場融資渠道受包商事件的影響較小。

     資產端方面,租賃公司的資產投放面臨較大的信用風險。受宏觀經濟因素以及部分產業周期性波動影響,近年來企業違約的情況逐漸增多,以債券市場的違約為例,2018年違約企業為52家,違約債券余額為990.23億元,均較上年大幅增長;2019年1-11月,違約企業為58家,違約債券余額超過1000億元。

     根據公開信息,可以看到對于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