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銀保監會發布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在業內引起了熱烈反響,且喜且憂。喜的是業內期待已久的靴子終于即將落地,一大批空殼公司和一些打著融資租賃旗號做不合規業務的不良企業將被清理,加強監管有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同時總體監管力度與此前網絡流傳版本相比稍有寬松,對大部分融資租賃公司實際影響不大。憂的是暫行辦法的出臺背景側重于治理整頓此前的行業亂象,重限制輕發展,在將融資租賃公司定位于工商企業的同時套用對金融租賃公司的監管措施,同時對不同功能定位的融資租賃公司未作區別,矯枉過正之下部分監管政策有可能會傷及無辜,預期效果不利于行業的良性發展。

    感謝開明的監管部門讓大家有一個討論和反饋意見的機會,業內已有多位專家對暫行辦法進行了解讀分析,既暫行辦法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也對業內同行提出了寶貴的建議。本著相互交流的目的,我也將自己對暫行辦法的幾點思考作個分享,期待與大家討論,供批評指正。

    一、關于立法目的。我認為鑒于融資租賃行業的現狀,嚴格監管是十分必要的,但應當處理好合規與發展的關系。監管的目的應兼顧合規經營和促進行業發展兩個方面。建議在原文“為引導融資租賃公司合規經營,明確市場定位”后增加“更好地服務、協同實體產業”的表述。

    二、關于立法依據。《暫行辦法》的表述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制定本辦法”。這樣的表述過于模糊,建議還是應當對本辦法的上位法做出交待,以便明晰本辦法與相關法律之間的關系。建議將《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融資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68號)作為立法依據之一。

    三、關于業務范圍。建議對是否采用“經營租賃業務”的表述進一步斟酌,從法律的角度進行規范。同時,鑒于融資租賃業務與保理業務具有高度的相關性,從有利于行業發展的角度,建議允許具備條件的融資租賃公司兼營與融資租賃業務相關的保理業務。

    四、關于租賃物范圍。暫行辦法明確了租賃物“權屬清晰、真實存在且能夠產生收益”三個要素,前兩個要素很有必要,但第三個要素過于苛刻,建議修改為“且具有變現價值”。我們理解,對租賃物進行規范的目的是風險緩釋,在現實中部分租賃物如家用車,雖不能產生收益但具有變現價值,可以實現風險緩釋的目的,不宜排除在合規租賃物的范圍之外。

    五、關于杠桿倍數。暫行辦法規定風險資產總額不得超過凈資產的8倍,低于金租也低于此前對商租的要求。我們理解監管部門的良

[1] [2]  下一頁